我的家,在美丽的太阳岛上
请选择【 小字
发表时间: 2006.04.21 
暂时没有图片!

viagra cena lekaren

viagra prodej brno

pregabaline sandoz

pregabaline

fluconazol hexal

click read click

fluconazol hexal

click read click
这些年,客居异乡,每当提起家乡,无论是“东方莫斯科”,还是“东方小巴黎”,都让他人难以忽视因地理位置带来的心理暗示:哈尔滨,位于中国最北的省份,别称“冰城”……我鲜少与人争辩,因为我知道,只要提起一个地方,总会让人的心灵瞬间温润、柔软起来。               
  是的。是这三个字——太阳岛。                   
  小时候,并不了解这三个字对家乡人的特殊意义,只是觉得每当来到这里就会产生一种完全依赖的心理,就像偎依在母亲身边的感觉,温馨、宁静。  
  盛夏的时候,坐在水阁云天的长廊里,看如织的游人顶着灿烂的阳光灿烂地笑着。走在太阳岛上,人的心里已经没有“酷暑”的概念,确切地说,是没有“酷暑”带来的烦躁情绪。这里的每一片泥土,每一棵树木,每一缕阳光,每一个名字都让你的心要掐出水来。     
  “长堤垂柳”夹着湖水的气息随着盛夏的凉风飘来荡去,如果你走近一些,它们会从你的脸颊、发梢一抚而过,蜻蜓点水般,却让你的心瞬间温柔起来。           
  向太阳湖望去,湖东莲花绽放,占尽妩媚风光。鹅黄的莲蓬嫩粉的瓣儿,无论男人女人老人孩子,眼光就胶在那里,不愿意移开。情窦初开的女孩对着它们,彷佛看到自己的女儿心事,那样的含苞欲放、欲说还羞;年轻的母亲们看看荷花,又看看身边的娇女小儿,一样的粉嘟嘟,一样的让人心生怜爱,不由得满足一笑,所有的幸福都写在脸上;老人们站在太阳湖畔就想起自己的青春年代,岁月来来去去,莲花开开谢谢,而关于人生的种种美好,都在每一次开合中喷薄而出,收拢着铭记。 
  偶尔一朵白莲从视线里闪过,那样纯粹的颜色,即使惊鸿一瞥,也足够让人心生涟漪。一湖出尘的精灵,一岛美丽的名字,再将目光调远调近,扑入眼帘的是翠绿欲滴,是盈盈笑意。此时此刻,此情此景,你的心如何不温柔着宁静,宁静着满足?连这日头,都是暖的,而不是毒烈。 
  冬天的太阳岛更是别有一番风情了。比起夏日的太阳岛,俨然一个截然相反的世界。走在岛上,触目皆是耀眼的银色,不似金色那般温情,却那样的圣洁、素净,涤荡你的心灵。而每年一届的雪雕节,更是让你的心长系于此,欲罢不能。山川河流花鸟虫鱼名胜古迹风土人情……我们喜欢的向往的逝去的憧憬的种种都以“雪雕”的名义展现在你的眼前,那是什么样的感觉?你无法不感叹自然的神奇和生活的美好。    
  雪是大自然的天使,你是太阳岛的主人。你走在祖国最北省份的首府,走在冰天雪地,走在冰城人的眷恋之根,走在神奇的塞北艺术世界里……你所能想象的太阳岛,谁也无法说出;你所能感觉的太阳岛,却永远镌刻在你心底。
  它不是图腾,不必让我们顶礼膜拜。它是眷恋,是旅人迸向远方的呼唤,是游子落叶归根的深情。          
  太阳岛闻名遐尔的不仅仅因为它是避暑胜地,更是一种心灵的回归。对于游客,它是一种带来灵魂充实而欣悦的感觉,对于生长在这片土地的人们来说,它就是根,是我们心灵的皈依。提起它,就有一股人生的香味自心底弥漫开来。           
  离家在外,总是乡愁萦绕,这是人不可改变的天性,故乡的一草一木都时刻搁在心底。于是,就学会遗忘。于是,就很努力地想家。尤其想念松花江水,想念江水北岸的太阳岛。松花江和太阳岛,都是冰城人的根,水和母亲都是温柔多情的,让人心怀温暖,毫无戒备地依恋。  
  原本以为只有这样,才可以减轻痛楚,却不知带来的是另一种更深的痛楚。小时侯,读余光中的《乡愁》,只觉得满腹哀伤,却无法领悟其骨髓。如今才明白,人生中不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情,是无法真正领会其中含义的。有了这样的领悟,就学会了沉默,学会了对自己未经历过的事情不轻易地评价,学会了体贴别人的痛苦,懂得了珍惜拥有的,不盲目奢求未得的。更多的,是学会了一个人默默地想家,从不轻易与人说。 
  想小时候太阳岛上比自己还高的艾蒿,想那些泛着咸味的水草,想太阳山上的黑土,想松花江里的鱼虾……离开家乡之前,每年的端午节都要在天刚麻麻亮的时候就赶去太阳岛,在腰间插两支新鲜的还泛着泥土味道的艾蒿,站在岛上的某个角落,看着太阳升起来,看着草叶上的露珠都闪烁着美好。太阳岛,太阳升起来的地方。我知道,那种感觉就是对生活涌出的感恩之心:我们所爱的生活,每一天,都是新的。 
  “又是红轮西坠,残霞照万倾银波。江上晚景含烟,雾濛濛,风细细,阻隔离人萧索。”我们就像一只风筝,无论飞得多么高,多么远,线的那一头,总是系在家乡。想家的时候,不如放任一种忧郁自由地弥漫,让它在眼底眉梢兴风作浪。人在恋根的时候,心灵是最纯粹最纯净的,没有一点杂质。譬如,我们不经意地想起太阳岛。 
  秋天返乡的时候,只能在家中停留一天,父母没有选择让我陪伴在家中,没有选择逛街购物,也没有选择游山玩水,而是带我去了太阳岛。虽然已经工作近两年了,但我依然像小时候一样被父母牵着手走在太阳岛上,听他们不停地向我介绍:这是松鼠岛,这是鹿苑,这是月亮湾,这是俄罗斯风情小镇……几年没有回家,太阳岛变得更大更美了。如果说,小时候的太阳岛是我心中的圣地,只是出于小孩子贪玩的心理;那么,现在的太阳岛,完全是风情独具,妩媚别致又沉厚大气,占据了我所有的情感。 
  从中午到黄昏,在偌大的岛上走得兴致淋漓,直到天有些擦黑,才发现午饭还没有吃。父亲依然兴致勃勃地将我拖到公园西侧的大门,一定要我去看看新建的广场。可是我们返程的路在另一个方向,出去了是无法再进来的,一向不喜求人的父亲竟然向检票员央求了半天,最终还是不行,父亲的脸色一下子阴翳起来,怏怏地说:“孩子几年才回来一次,让她出去看一下吧。”我的心蓦地一抖,眼睛潮红起来,不知是为自己几年才回来一次,还是为了父亲这句话。检票员看了看父亲,声音都放得很轻——去吧。可是父亲并没有跟我们一同出来,只是让母亲给我拍几张照片,他选择留在公园里面。我知道,那是对工作人员的尊重,也是承诺。      
  这让我一下子对太阳岛肃然起敬。也许父亲仅仅是大众的一个侧影,是非常微小的元素,但是我因此知道,太阳岛这三个字的分量。在它面前,人可以变得博大、宽容、圣洁。      
  站在太阳门门口,更让我验证了这一点,一种亘古的厚实感穿越时光,沉淀而下。我站在广场中央,前后是汹涌的人潮,可是我依然觉得旷远,阳光直直地打在我身上,眯着眼睛仰起头,觉得世界这样温暖,而身边的一切,都灿烂着。        
  我在那一瞬间听到一种声音自心底涌起,如果以后再有人问我是哪里人,我会微笑着告诉他:我的家,在美丽的太阳岛上。